香港在美国统治已经成为过去,麦凯恩在正确的时间去世。

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上周死于脑癌。他的死是一大解脱。 仅在两天内,吉米·卡特为纪念他,所有美国前总统都发表了特别演讲 其中,乔治·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在选举中都是麦凯恩的直接反对者。 一次是2000年的共和党初选,另一次是2008年的两党决斗。 尽管政治选举总是残酷而痛苦的,两位前总统仍然向麦凯恩致敬。 周一,美国立法者聚集在华盛顿表达他们的敬意。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和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舒默向麦凯恩致敬 当地时间2018年,美国已故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的灵柩停放在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市亚利桑那州国会大厦的圆形大厅里 图为辛迪·麦凯恩 有些赞美自然不乏真诚的情感。 例如,对乔治·布什来说,麦凯恩确实是一个有着同样兴趣的同志。 在布什任期的后半期,美国军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无休止的军事行动和伤亡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声誉。麦凯恩是自始至终坚定支持伊拉克军事行动的少数人之一。 即使在2008年的大选中,麦凯恩也没有改变他的初衷,明确表示“他宁愿输掉选举也不愿输掉战争” 这样,乔治·布什对“敌后之友”麦凯恩的感情可能会更加真诚。 然而,对许多人来说,尤其是民主党政治家来说,他们对麦凯恩的钦佩更可能是因为他与特朗普臭名昭著的糟糕关系。 因为特朗普在选举期间关于美国国家安全的声明是“古怪的”,麦凯恩公开批评特朗普的声明是“粗心和危险的”,并公开批评后者的支持者是“疯子” 这引来了特朗普的反驳,即麦凯恩仅仅因为被俘就成了战争英雄。 从那以后,两人之间的关系从未得到修复,最终他们处于同一条船上。 最引人注目的是,麦凯恩在被诊断患有脑癌后,于2017年带着一种特殊疾病来到国会。作为共和党人,他亲自投票反对特朗普推动的医疗改革法案,打破了特朗普“废除奥巴马医疗保健”的梦想 可以说,在麦凯恩生命的最后阶段,他更多的是一个反特朗普的“爱国者”和“英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国会中的民主党人对麦凯恩的死特别积极。 尽管白宫最初的声明极其冷淡,但它只降了一天半旗。 但在国会、军方、退伍军人协会和州政府的压力下,特朗普不得不做出让步,以安抚民众,避免被民主党人利用。 白宫不仅再次为麦凯恩致悼词,还签署了一份通知,宣布将降半旗,直到葬礼结束。 麦凯恩的共和党同事自然对政治关节了如指掌。 俄克拉荷马州的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英霍夫回忆说,麦凯恩是他在1994年参议院选举中仅有的三个支持者之一,并帮助他度过难关。 然而,尽管如此,当谈到麦凯恩和特朗普之间的不良关系时,英霍夫说麦凯恩自己也负有部分责任,没有掩盖他的分歧,也没有说得太直接。 简而言之,它们的碰撞是两个“强者”之间的自然反应,不需要上升到对与错、善与恶、高尚与低劣的高度。 然而,不能说民主党对麦凯恩的钦佩是出于政治算计。 毕竟,特朗普的上台和麦凯恩的去世是对那些坚信美国主流政治价值观的人的警告。 事实上,从20世纪初到现在,麦凯恩、他的父亲和祖父足以代表美国本身。他自己连任五届参议员和两次竞选总统的经历确实无愧于“新罗马帝国”的“元老”称号 当地时间2018年,当天下午,美国白宫恢复降半旗向约翰·麦凯恩致敬。 麦凯恩的全名是约翰·麦凯恩。从这个冗长的演说中,可以看出他的家庭背景并不简单。 他的祖父,老麦凯恩,1884年出生在密西西比,是一个种植园主的儿子。 尽管身体瘦弱,老麦凯恩还是愿意放弃家族事业,加入新兴的美国海军,成年后申请美国海军学院。 由于身体状况不佳,他的成绩不佳,在116名毕业生中仅排名第79位。 幸运的是,迅速发展的美国海军极度缺乏军官,老麦凯恩仍然能够参军。 毕业后的20年里,他在数十艘美国军舰上服役,最终在1935年迎来了人生中的一个重大机遇。 当时,51岁的麦凯恩坚决参加了飞行训练,成为了一名海军空士兵。 正因为如此,他于1937年成为美国第一艘航空母舰游骑兵的舰长。 1942年,他被任命为海军副参谋长(相当于陆军副参谋长),负责航空空军事事务,并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 这一系列经历确立了老麦凯恩作为美国海军先驱的地位空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海上空部队专家老麦凯恩(old McCain)自然走在最前沿,作为航母舰队指挥官参加了瓜达尔卡纳尔岛、菲律宾和冲绳的海战。 其中,在莱特湾战役(battle of Leyte Gulf)中,老麦凯恩作出了决定性的决定,当哈尔茜率领的美军主力追击日本诱饵舰队时,他带领下属船只不等待命令就返回营救虚弱的滩头舰队。 他的果断行动促使日本小舰队司令凯南·栗田(Kennan Kurita)从战场上撤出,扭转了美军“从山上转移”的不利局面 这一系列成就为老麦凯恩增添了另一颗金星,成为美国海军四星上将。 然而,老麦凯恩并不享受二战后的和平时光。 由于健康状况不佳,战争结束后,老麦凯恩恳求回家养病。 然而,他的老战友哈尔茜仍然坚持,当小日本人交出投降文件时,他要亲眼看着密苏里号战列舰。 仅仅两天后,老麦凯恩死于心脏病。 麦凯恩的父亲小约翰·西德尼·麦凯恩(John Sidney McCain Jr .)生于1911年,随着他父亲从童年到成年的转变,他一直在四处奔波。 像老麦凯恩一样,他于1931年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并选择在潜艇部队服役。后来,他和父亲一起参加了太平洋战争中国体育彩票历史数据竞赛。 战后,小麦凯恩成了两栖专家。 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不同于很少在政府任职的父亲,他曾多次轮流担任海军的分析、研究和管理职位,并于1958年晋升为海军少将。 1960年,他被任命为海军部长办公室立法事务首席联络官,负责与国会和各种政治力量打交道。 在这个位置上,小麦凯恩就像鸭子对水一样。他在华盛顿的官邸很快成为将军和立法者的俱乐部。 在华盛顿建立的关系使他在未来的晋升中受益匪浅。 1963年,小麦凯恩晋升为海军中将,并成为大西洋舰队两栖部队指挥官。 1965年,在他能否晋升为将军的关键时刻,许多高级军官对过于接近政界的年轻麦凯恩发表了一些评论。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也认为这位将军不是一位杰出的指挥官。 然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德克森一直对麦凯恩很友好。前者亲自去找约翰逊说话,并通过帮助约翰逊通过1964年民权法案来说服武装部队总司令。 最后,约翰·麦凯恩如愿晋升为将军,顺便说一句,他也和约翰逊取得了联系。 1968年,当越南和美国都处于“战争”的高潮时,小麦凯恩被提升为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指挥着在越南的整个美国军队,直到1972年退休。 总结他的军事生涯,年轻的麦凯恩一方面在政治上很有技巧,能够维护和促进华盛顿海军的利益,甚至赢得了“海泉先生”的绰号 另一方面,他是一名坚信“多米诺骨牌”理论的冷战斗士,是美国军事界倡导第三次世界冷战的旗手。 1965年,小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 Jr .)是指挥美国入侵多米尼加并推翻左翼政权的指挥官。 在越南战争中,他甚至主张将战争扩大到柬埔寨和老挝,并积极干预两国之间的内部冲突。 小麦凯恩的这两个特点被他的儿子继承了下来。 老麦凯恩和年轻麦凯恩是美国海军历史上的第一对父子上将,他们可以被称为杰出的将军。 当麦凯恩1972年退休时,尼克松已经表扬了他们的父子俩对祖国的杰出贡献。 尤其是在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的手里,他的家庭关系已经从海军扩大到政治,他的权力也大大增加了。 为了追随父母和祖父母,麦凯恩参议员和他的儿子也相继就读于美国海军学院,并在老麦凯恩的衣钵下成为海军空军空士兵。 在一个崇拜军人的美国社会,麦凯恩家族可以被视为“忠诚孝顺的儿子” 这也为麦凯恩未来的军事和政治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麦凯恩参议员1936年出生在巴拿马运河区。像他父亲一样,他童年时辗转反侧。然后他申请了美国海军学院,成为了一名海军军官。 在军事部门,麦凯恩选择跟随他的祖父,成为了一名海军空士兵。 在他父亲成为越南战争指挥官的前一年,海军中尉麦凯恩在越南被枪杀。尽管他侥幸活了下来,但他也经历了七年的监禁,并终生身体残疾。 在监狱里,麦凯恩直到1973年才被释放。 这场战争的传奇经历为他赢得了战争英雄的称号,但对他的军事生涯帮助不大。 虽然他在1974年回到了飞行员的生活中,但他身体状况不佳,在被捕和康复期间的空窗口使他的晋升非常困难。 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麦凯恩可能无法效仿他父亲的榜样,创下“三代将军”的纪录,并且可能会以海军少将的身份退休。 经过一番权衡,麦凯恩终于在1981年决定在45岁退休,他的军衔永远固定在海军上校身上。 除了脱下军装,麦凯恩还在1980年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那就是离婚和再婚。 新婚妻子是亚利桑那州一家啤酒公司老板的女儿。 像他父亲一样,麦凯恩退休前曾在参议院担任海军联络官,这也为他打开了政治世界的大门。 在家庭纽带和岳父财力的帮助下,麦凯恩于1982年成为亚利桑那州的代表,并于1987年接替传奇参议员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他是该州的保守派领袖。 在政治上,麦凯恩继承了他父亲强硬的安全鹰派的基因,支持加强美国,特别是海军,并支持美国采取军事手段支持全球外交政策。 与普通现实主义者不同,麦凯恩有着“理念第一”的深刻品牌,并愿意为捍卫和促进美国价值观做出牺牲。 对他来说,如果美国不能用自己的力量捍卫自由和民主的信念,那么他自己在越南的苦难将毫无意义。 因此,麦凯恩在战后伊拉克战争中给予布什坚定的支持。在叙利亚和乌克兰,麦凯恩强烈主张支持当地反对派,并激烈反驳奥巴马的“不愚蠢”收缩战略。 在这方面,麦凯恩有冷战斗士的遗产。无论政治气氛如何变化,他的初衷都不会改变。 当然,这也注定了他对中国的强硬态度。 然而,尽管麦凯恩在安全问题上是一个坚定的新保守主义共和党人,但他也是一个政治人物,有着微弱的党派偏见和独立性。 麦凯恩在许多问题上绝不是典型的共和党人。 例如,他在宗教问题上并不保守,在堕胎等问题上持相当自由的态度,这也让他在2000年共和党初选中输给了小布什。 麦凯恩最关注并大力推进的一些法案也不是党派性的。 其中,最重要的包括限制在选举中使用“软钱”(soft money)等(“软钱”是指通过绕过联邦选举委员会——编者注的监督,用来影响选举的捐赠),允许总统部分修正法案的条款(而不是整体的赞同或反对),等等。所有这些措施都旨在削弱利益集团利润分享政治对华盛顿的影响。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随着美国政治的全面两极化,像麦凯恩这样不按党派路线行事的立法者变得越来越与当前时代格格不入,甚至像“过时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社会对麦凯恩的哀悼更像是对一个理想和曾经存在的中国政治的怀念,而不仅仅是对死者的政治利用 然而,看看今天华盛顿两党的行动,我们只能说后代不愿意或无法从他们的悲痛中吸取教训。 一开始,当他和麦凯恩交坏朋友时,白宫私下对这位亚利桑那州参议员发表了评论。 主要的想法是忽略麦凯恩所说的,因为“他很快就要死了” 特朗普的判断似乎是麦凯恩死亡的一个脚注,他认为这个时代不属于参议员一方。

发表评论